时间:2024/1/26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
文、图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张豪通讯员南宣

“感谢来自广州的医生,让我在家门口就能手术,缩短了手术时间,现在腿不麻了、有力气了,不用担心瘫痪了。”11月13日,在贵州市医院,腰椎爆裂性骨折患者冯康正在逐步恢复中。来自广州市南沙区的骨科专家何轶健率领当地医疗团队在7天前为冯康做了手术,并在当地首次实现了同类手术“零输血”,手术时间比之前缩短一半。广州医生“走进大山”,为当地锻造带不走的医疗队,让病患在家门口就可以享受到高质量医疗服务,实现了“小病不出村,大病不出县”。

同一天,黔南州惠水中学八年八班的杨本佳正在为心中梦想努力:“我要考到广州去,看看外面的世界!”来自广州的支教老师为孩子种下理想和信念的种子,让他们将目光从大山深处转向更广阔的天地,助推孩子走出大山。

“走进大山”、“走出大山”,这是南沙支医支教取得浓墨重彩成绩的缩影。随着东西部帮扶工作不断地深入,广州市南沙区选派优秀医疗骨干、教育骨干,到贵州省黔南州开展“组团式”帮扶。

“聚是一团火,散作满天星”。数字显示,过去三年,南沙区教育和医疗方面通过“一对一”结对和“一对多”服务的方式,与黔南州三县71家医院、所学校实现结对帮扶全覆盖,助力当地百姓“看好病”、“读好书”。

大病不出县“广州专家坐诊,我们放心!”

基本医疗是“两不愁、三保障”的重要内容之一。在崇山峻岭包围中的贵州省黔南州,解决看病难曾是这里老百姓的共同期盼。

医院大厅门庭若市,专家窗口络绎不绝……这是贵州省黔南州龙里县妇幼保健院的日常。这一切都得益于广州市南沙区的帮扶成果。

“广州专家坐诊,我们放心!”一名准爸爸说,妻子刚怀孕,一开始打算去贵阳进行产检,但周围的朋友都说龙里妇保院有广州的专家在院内坐诊,就第一时间赶来询问具体事项。

广州医院创建办主任李梅年7月3日来到龙里县妇幼保健院,挂职副院长。她认为,医疗帮扶要完成“从输血式”的帮扶向“造血式”帮扶的彻底转变,要实现“扶智、扶志、扶技”。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,李梅协助龙里妇幼保健院新增设临床医技科室8个,该院输血科、艾滋病初筛实验室、微生物实验室已通过验收,年5月份取得产前筛查资质,成为龙里县唯一一家拥有产筛资质的医疗机构。开展新技术项目20余项,其中4项技术填补当地空白。为了协助龙里妇幼保医院,李梅今年7月主动请缨提出延续帮扶,从一年延至一年半,“医院成功通过评级,我才能安心的返回广州。”

“过去三年,在南沙区帮扶下,医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龙里县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医院在南沙区帮扶下一点一滴的蜕变。年11月1日,该院整体搬迁,从破旧不堪的楼房搬迁至拥有电梯配置的高楼;从只有单一的儿科扩展为妇女保健部、儿童保健部、孕产保健部、计划生育服务部……

焕然一新的不仅是办公环境,还有医务人员。通过帮带传,龙里县妇幼保健院有了自己的“专家”,“专家”有了自己“粉丝”。传帮带留下了带不走的医疗队。

“最初,儿科只有我一名医生和一名护士,就诊者寥寥无几。如今在南沙区帮助下,新生儿科开展起来了,医师队伍扩大到20多人,老百姓慢慢习惯了就近就诊,‘大病不出县’。”龙里县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主任夏云说,通过在广州进修学习,将顶尖的技术、高科技理念、完善的机制、优秀的管理模式带回科室,提高了诊疗水平,吸引了当地病患前来就医。

帮扶以来,成效便显现:年,该院门诊人次、出院人次和总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.21%、.67%和.61%,年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8.06%、.95%和62.67%。

“小病不出村”村卫生室建在家门口

11月11日,在贵州黔南州龙里县湾滩河镇摆省村卫生室里,王阿婆正带着外孙来看感冒,“到这里来很方便,我们以前看病去旧的卫生院要走好久。”医生柏涛永给小朋友进行了检查,并开了药,“药费通过新农合报销后只有几块钱。”摆省村的新卫生室一个月前刚启用,由南沙区提供55万元资金帮扶建设。“卫生室提供全科医疗服务,一般常见的感冒发烧、常见多发病还有清创手术等可以治疗。”柏涛永医生说。

助力实现“小病不出村”,精准帮扶覆盖到了乡村,村卫生室建到了家门口。自年以来,广州市南沙区共投入多万元,在龙里镇建设了30多个村级卫生室,有效解决了当地群众看病难、看病远难题,预防了“因病返贫”问题。

广州南沙医生团队还定期赴对口帮扶各乡镇卫生院开展“医疗精准扶贫”下乡送医送温暖义诊等活动。以南沙区对口帮扶梅州市平远县、蕉岭县为例,年8月至9月,南沙区卫医院内科、急诊、外科、妇产、儿科等专家分批赴当地乡镇开展医疗卫生支援工作,为群众送上最珍贵的健康扶贫福音。“广州专家”在当地很受青睐,当地百姓提起广州医生就竖起大拇指。

自年12月以来,南沙区与黔南州3县共计71医院及乡镇卫生院签订对口帮扶协议。南沙区通过在当地建设农村卫生室,解决村民就近就医难题;通过引进新技术、培养人才等保障医疗条件持续性发展,真正做到“人走了,技术要留下”的诺言,实现“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”,不仅帮助解决看病难、看病远难题,还有效防止了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问题。

“我要考到广州去”教育帮扶让更多山里孩子“走出去”

“扶贫先扶智”。过去三年,南沙区开展一对一组团式教育帮扶,与黔南州三县所学校实现结对帮扶全覆盖,南沙的优秀教师们通过向对口帮扶地区输送南沙先进教育理念、培训农村中青年教师、推广教改等组团式教育帮扶等方式推进教育脱贫,阻断贫困代际传递。

“用智慧参与惠水的教育,用真心兴旺惠水的教育”,这是南沙赴惠水开展牵手组团式教育帮扶“惠兴团队”的真实写照。

年1月,来自南沙区横沥中学的邹文化等三位老师来到惠水县四中支教,在今年1月帮扶周期结束时,邹文化选择继续留下来:“因为我想看到来自广州的教育理念在这里开花结果,想看到大山孩子的改变。”来自贫困地区的孩子有很多地方跟广州的孩子不一样:“留守儿童、隔代教育是最大问题,不少孩子没有学习目标、没有梦想,甚至不想读书,想像父母一样早点毕业好出去打工,陷入恶性循环。”邹文化说。

针对学生中普遍存在的理想和信念缺失的问题,他专门为学生上了一堂题为《现实与理想》的道德讲堂课,又利用周末时间自掏腰包带着文具到学生家中走访,让家长和学生明白知识改变命运,帮助有辍学倾向的孩子重回学堂。“让家长、孩子们明确,未来不止打工种田,还有诗与远方。”

“越是大山里的孩子,越需要教育,他们更需要走出大山,了解外面的世界。”来自南沙区大岗中学的刘世烽挂职惠水县教育局副局长。据介绍,通过深入调研,惠兴团队先后组织开展了两次覆盖所有乡镇中学的全年级的“同课异构”教研交流活动;开展以惠水四中,二中和县直为核心的初级中学的连片教研活动,以县内较好的学校带动较弱学校协同发展。

他认为,要想实现广州教育理念在惠水落地,要从教师团队入手。年10月在惠水举办了第一届“班主任技能大赛”,用广州地区先进的办学经验,结合当地现状“对症下药”,充分发挥“组团式”帮扶引领辐射作用。惠兴团队计划趁热打铁,筹备两个“班主任工作室”,为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优秀班主任队伍。

润物细无声,惠兴团队支教老师为孩子打开了梦想大门。惠水四中八年八班的杨本佳本来没有目标没有动力,如今想考上暨南大学,到广州走一走看一看:“很向往广州的学习、生活。”九年八班的学生刘永超本来成绩平平,现在学习成绩突飞猛进。

“惠兴团队的老师们带来不一样的教学理念和方法,学生们很喜欢上他们的课。而且帮助我们很多老师开阔了视野和更新了教学理念。”惠水四中校长梁泽桦说。

如今,南沙区通过“派出去”“引进来”搭建起了教育帮扶长效机制。年至年,南沙区通过“一对多”方式率先落实全区57所学校、幼儿园与黔南州三县所学校、幼儿园、教学点的结对帮扶,实现对三县教育帮扶%全覆盖。

在“派出去”的同时,南沙接收了黔南州三县选派的65名各级各类人员来南沙跟岗学习,他们在回当地后继续做好“二次”延伸培训,实现“培训一个,成长一个,带动一片”。南沙还组织部分优秀学生,利用暑假时间到广州市开展研学活动。

数字显示,至年,南沙对黔南州三县共提供教育款物支援超.65万元,用于帮助提升三县的“软硬”实力。其中,南沙和惠水两地通过党政联席会议议定帮扶资金万元,将惠水县8个镇办13所闲置小学进行改造成乡村幼儿园,推动惠水县乡村公办幼儿园实现全覆盖,乡村儿童告别散养历史,实现就近入园。(更多新闻资讯,请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13801256026.com/pgyy/pgyy/7320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